再见,抖音

从火遍大江南北的《C哩C哩》,到妇孺皆知的《海草舞》,从风格各异的手势舞,到层出不穷的段子模仿,抖音APP仿佛自带魔力一般,让人一刷就停不下来。毋庸置疑,它真的给我们平淡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欢乐,但是,我却对它产生了一股深深地无力感!
相信不少人都有这样一种怪异的“仪式”——睡前浏览社交软件,从朋友圈刷到微博,像帝王般检阅着形形色色的消息,最后打开了那个有人献歌献舞的抖音APP,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的刷到凌晨一两点!说真的,那些让人哈哈大笑的梗总共也没几个,但我们的时间确确实实是被那海量的、重复的模仿给偷走了。你问我开心吗?我当然开心过,但是开心过后却是更大的空虚!
现代人都生了一种很严重得病,那个病的名字叫做拖延症,有人戏谑的描述道:“我们都是在间歇性的踌躇满志,又持续性的混吃等死!”归根到底,我们痛苦的根源就是像猪一样懒惰,却没办法像猪那样懒得心安理得。可是,抖音这个电子鸦片,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平台,让我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病友、得到更多麻痹痛苦的快乐假象,让我在清醒的痛苦与虚假的快乐之间周而复始的放纵着自己的不作为!
事实上,我给抖音扣的帽子是夸大了,在这个现象级的APP出现之前,我就已经沉迷在各种虚拟世界里不能自拔了!每晚拿着手机哈哈大笑时,我都会脑洞大开的联想到,百年以前会不会有一个和我相似的灵魂,就是这样醉生梦死的吸食着鸦片的。看吧,我就是这么一个拧巴的人,既没有走出改变的那一步,又没有放弃理想的召唤,夹在中间的我,多痛苦!
为了缓解这种浪费生命的愧疚感,我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手起刀落的卸载了那个“时间黑洞”——抖音APP。可能这个动作并不难,但是在我心里,这就是一种“斩白蛇起义”的仪式感,青春易逝,我已蹉跎了太久,再见吧,抖音!
集团党工办:常惠惠